<form id="fbf5n"></form>

        <big id="fbf5n"><dl id="fbf5n"><ol id="fbf5n"></ol></dl></big>

              ggl.jpg

              華為面臨安卓斷供背后:開源系統怎么走向閉源

              手機新聞資訊 2020-08-30 22:29


              不久前,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公開表示華為手機快沒芯片可用,最近美國又「拉黑」華為38家子公司,以切斷華為購買芯片的管道,除了芯片受限制,軟件層面華為也再次面臨「安卓斷供」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19年華為被美國列入「實體清單」后,不能再使用Google一系列服務和應用,雖然臨時通用許可多次延期,但也在這個月過期了,盡管華為響應就算沒有Google Play手機系統也會繼續更新,但這依然是懸在華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,也讓鴻蒙系統再次備受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「安卓斷供」并不是完全準確的說法,因為安卓是開源系統美國政府根本無權干涉,但華為還是會因Google授權受限被影響,這是因Google多年來一直在掏空安卓的開源部分,讓全球最大手機操作系統一步步從開源走向閉源(close source或稱「版權軟件」),因此被掐住喉嚨的也不只華為一家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安卓:開源的殼,閉源的核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又是一個屠龍勇士變成惡龍的故事,2007年發生兩件事將智慧手機帶入新時代,一是蘋果發表iPhone,另一件就是安卓誕生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與iOS不同,安卓系統部分采用Linux內核,Google也以開源的方式將安卓公開授權給所有廠商,Google其實是為了對抗閉源的iOS系統,以開源系統讓安卓快速擴大規模,且安卓大部分API還支持iOS系統,對開發者十分有吸引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「安卓之父」Andy Rubin當時表示:如果Google無動于衷我們將不得不接受十分可怕的未來,一個沒有選擇的世界:同一個人,一家公司,一支手機,一個營運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得益于開源策略,2010年安卓系統市占超越在手機市場稱霸十多年的諾基亞Symbian系統,成為全球第一大智慧手機操作系統,但此時安卓的開源對Google來說不再是驅動增長的引擎,反而成了不能忽視的風險,基于安卓的開源許可證,別家廠商完全可自行基于安卓的代碼開發新系統取代安卓,這種例子在開源世界并不罕見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如果安卓遵循Linux內核的GPL許可證,意味著所有代碼修改都要開源,這會讓采用安卓的硬件廠商不得不公開硬件驅動和應用程序代碼,這相當于將核心技術公開,于是Google采用另一個開源許可證ASL繞過這個問題,因ASL許可證規定第三方可隨意使用代碼,且不必開源,也因為這樣Linux內核的項目維護負責人Greg Kroah-Hartman在2010年宣布將安卓代碼從Linux內核代碼庫刪除,并暗示安卓不是真正的開源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這僅是安卓閉源之路的開始,之后Google逐漸將安卓分成兩部分,一是安卓開放原始碼項目(AOSP)提供安卓的基礎框架代碼,所有廠商可免費取得上面的開源代碼,另一部分是Google行動應用服務(GMS)包括「Google三件套」一系列應用和API,而GMS是閉源的,如果手機廠商想使用GMS,除了通過Google的硬件兼容性測試,每臺手機還??要支付Google 0.75美元授權費,那么問題來了,廠商憑什么放著免費開源的AOSP不用,而要接受諸多限制的GMS呢?Google的答案是,讓AOSP越來越不好用,讓廠商離不開GMS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雖然AOSP不屬于Google,誰也不能將一套開源系統下架,但Google卻可以停止AOSP大量應用和API更新,將升級版本轉到閉源的GMS,從搜尋、音樂到信息等應用,Google逐漸將AOSP的應用和API一點點掏空,用GMS應用和API取代,AOSP舊版應用和API不再升級,經過幾版更新后逐漸就形同雞肋,這樣一來盡管AOSP依舊開源但只剩底層外殼,有競爭力的核心部分都在GMS,Google也能以壟斷功能牢牢控制安卓,并保持對硬件廠商和開發者的影響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安卓的本質,就像這篇文章形容:本來大家以為安卓是手機界的Linux,但其實是讓所有人看代碼、讓部分人修改分支代碼、只有Google自己才能修改主線代碼的Windows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用不了完整版安卓,真的沒關系嗎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如上文所提的,只有同時使用AOSP和GMS才是完整的安卓,如果是閹割版安卓,會造成什么影響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對手機廠商來說意味產品競爭力下降,就像如果iPhone無法使用微信中國銷量一定會大受影響,在歐美國家如果手機不支持YouTube、Gmail、Google Maps等應用,大多數消費者同樣無法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去年美國宣布華為禁用Google的GMS服務后,華為手機海外銷量一直下跌,Canalys數據顯示,華為手機海外出貨量今年第二季同期相比下降27%,余承東也一度表示:由于Google GMS 安卓系統斷供,以華為手機為主的消費者業務的確有了漏洞,當然對大多數中國用戶來說,早習慣了沒有Google服務的安卓系統,「Google全家方案」在中國也都有替代品,但用戶體驗不會因缺少GMS受影響嗎?顯然不是,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安卓手機一直被詬病卡頓、發熱嚴重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能使用GMS的消息推播,無論iOS還是原生安卓系統都有一套系統專用的消息推播服務,第三方軟件無需啟動就能向用戶推播消息,應用無需長期在后臺執行系統就更流暢,然而中國安卓系統的推播平臺基本靠各廠商提供,因不同廠商對系統和應用權限管理標準不一,如果要確保消息及時推播后臺執行的應用就會增加,也大大增加內存的壓力,結果就是手機容易卡頓,電池消耗快,這也是為什么一些中國手機內存增加到8GB,流暢程度卻可能不及國外4GB內存的安卓手機,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2017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成立統一推送聯盟,為中國安卓消息推播服務建立統一標準,華為、小米、OPPO、vivo、三星等主流安卓手機廠商都加入,并逐步完成配合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前段時間統一推送聯盟在OPPO Find X2 Pro測試系統級統一推播信道,結果顯示手機待機時間提升多達43%,盡管目前中國統一推播標準還沒完全普及,體驗比原生安卓系統還有差距,但未來中國安卓生態體驗的確可能大幅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對抗安卓閉源的,不只是華為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為了應付安卓斷供危機,華為推出取代GMS的華為行動服務(HMS),余承東還表示,鴻蒙隨時可以裝到手機,一兩天就能完成轉移。除了華為,過去也有一些廠商嘗試過繞開Google牢牢掌控的安卓系統,亞馬遜Kindle Fire雖然采用安卓框架,但同時推出一套服務和應用取代GMS,搭載自家應用商店、瀏覽器、云端儲存應用,不過當亞馬遜嘗試將同樣思路延伸到手機卻失敗,最終亞馬遜不得不砍掉Fire Phone業務,1.7億美元投資都付諸水流,此外與Google合作的OEM廠商不能生產非安卓兼容版設備,否則Google有權撤消制造商生產任意安卓裝置的許可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12年宏棋與阿里巴巴合作時,準備發表搭載阿里云OS的智慧手機時就收到Google警告,稱宏棋如果使用阿里云OS操作系統,Google將解除與安卓產品的合作和技術授權,最終發表會被迫取消,即便沒有Google封殺,手機廠商另起爐灶開發一套系統也非易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從三星和英特爾共同開發的操作系統Tizen就可見一斑,Tizen原本被三星寄予「主打高階手機市場」的厚望,卻一直難以吸引開發者為這個生態開發應用,如今Tizen主要運行三星占領新興市場的低價機型,以及智慧手表、智慧電視等裝置,這些自研操作系統遇到的困境,也是鴻蒙等中國操作系統將來會面臨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開源改變了網絡,未來也會繼續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1985年,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實驗室的研究員Richard Stallman提出自由軟件概念,要開發一套原始碼可自由使用的操作系統、編譯器GCC等著名開源工具出自Richard Stallman之手,開源運動對網絡意義非凡,就像霍炬所說,如果沒有開源運動,可能不會有Linux、安卓、瀏覽器……整個網絡可能都不會存在,開源運動可算是人類歷史最大奇跡之一,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不同國家不同制度下,用不同語言共同創造屬于全人類、所有人都能自由使用的工具,但開源的自由在今天一點點被侵蝕,除了安卓走向閉源,全球最大的開源代碼代管平臺GitHub去年也開始禁止部分國家、地區的開發者帳號,以配合美國的貿易制裁措施,這引起不少開發者擔憂,尤其是中國開發者,目前GitHub聚集超過4,000萬開發者,來自中國開發者的儲存庫貢獻數量僅次美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近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宣布,選擇碼云Gitee構建「面向中國的獨立,開放原始碼代管平臺」,盡管開源世界遭遇挑戰,不過開源軟件就是為了打破各種枷鎖和限制而誕生的。如今大型的科技公司,無論是蘋果、Google、騰訊、阿里、華為,都建立了大量的開源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在人工智慧等引領下一個時代的技術領域上,開源將做為加速器而存在,開源的深度學習框架能降低AI技術門坎,加速相關產品的落實,小米首席架構師崔寶秋在一次中提到:透過開源可以驗證模型的質量,AI巨頭也可以透過開源快速占領市場,處于領先地位,就像當年的安卓,現在Google又透過開源軟件庫TensorFlow逐漸在AI領域建立起影響力,小米的Cloud─ML平臺就是基于TensorFlow等開源平臺搭建的構架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標簽列表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09-2020 baojinkeji.com

              寶金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xml地圖

              使用手機掃描寶金科技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獲取更多手機買彩票資訊

              助您網上買彩票更方便

              国产乱理伦片在线观看夜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fbf5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fbf5n"><dl id="fbf5n"><ol id="fbf5n"></ol></dl></big>